澳门皇家赌场 > 公务员 > 重庆大学生村官发帖被劳教1年多后获释

原标题:重庆大学生村官发帖被劳教1年多后获释

浏览次数:62 时间:2019-10-25

  ■昨天晚上,任建宇在永川的一家小饭馆里吃了走出劳教所的第一顿“自(1 /5张)

比起记忆只有七秒的鱼,我们并没有好到哪去——我们的记忆只有三天。

  因在网上转发“负面”信息被重庆市劳教委处劳教两年 今年8月上诉要求撤销对其的劳教决定 该案将于今日宣判———

三天一过,再强烈的情绪也烟消云散,我们各自关心起股票、钞票、房子、车子、明星、八卦,没人再提那些遭受了侵害的孩子。

  昨天下午3点40分,任建宇的父亲给浦志强律师打来电话,称建宇已恢复自由。任建宇是重庆郁山镇的一位大学生村官,去年8月,就在他的公务员[微博]身份处于公示期时,被处以两年劳动教养。

百度指数的下滑意味着这件事已鲜少人问津

  重庆市劳教委认为,任建宇在去年4月到8月通过 QQ空间、 腾讯微博转发众多“负面”信息,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根据相关法规,应予劳教。

和之前每一次事件爆发后一样,舆论会在几天后偃旗息鼓,而结果没有人再去追究。

  今年8月15日,任建宇由其父任世六代理,向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重庆市劳教委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或径行确认该决定无效。

抛开北京、上海接连两起虐童事件,今天柠檬想谈谈四年前被废除的“劳教制度”。

  8月21日,法院立案。

“中央研究,2013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10月10日,重庆市三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当日未宣判。《行政诉讼法》规定,一审行政案件应于立案后三个月内审结,无论如何,这个案件要在11月21日前审结。昨天下午,重庆三院通知浦志强,任建宇一案将于今天15点开庭宣判。

2013年1月7日,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当时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宣布,中央已研究,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2013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而在开庭前24小时,劳教委撤销了劳教决定,任建宇重获自由。

消息一出,在全国各领域引起了极大反响。

  ■从文学青年到大学生村官

70、80后的朋友多少会有印象,当时的新闻头条,都是“劳教制度被废止”。

  任建宇毕业于重庆永川的重庆文理学院中文专业。在大学里,他担当过的唯一职务是《书源》的副主编。《书源》是学校图书馆的馆报,内容以介绍图书和读后感为主。副主编的职务,是任建宇勤工俭学应聘而来,毕竟全家只靠任世六一个人在重庆打工,生活过得紧巴。

一直呼吁废除劳教的北京理工大学司法高等研究所主任徐昕说,这些年来自己因呼吁废除劳教甚至受到压力,但所有这些努力没有白费。

  任建宇经常会在《书源》上发表一些文章,并且在宿舍里朗读,这让同学赵宇(化名)很佩服他,并且笃信他的文人才情。赵宇觉得任建宇唯一与众不同 的便是在大伙看电视新闻的时候,他会主动评论起时事。他的很多观念,在同学看来新颖独特——例如应该让更多的人接受平等的教育——“但不激进。”赵宇说。

曾被劳教一年的任建宇在其微博上说,“劳教制度停止使用,每个能动的个体都为之贡献了力量”。

  从重庆坐火车三个多小时到彭水县,再从彭水县坐近一个小时的汽车,就是青山环抱的郁山镇,彭水县的第三大镇。从这里,任建宇开始了他的村官生活。

他们如此评价,因为这个结果是陈超、任建宇、赵福梅、“上访妈妈”唐慧等人用几年自由的牺牲换来的,是无数人奔走呼吁十几年盼来的“铁树开花”。

  任建宇几乎同时参加了教师和村官的公开竞聘考试,他考上了村官,但因为1.5分之差,不得不去相对偏远落后的彭水县。

曾经一言不合就“关人”的制度

  任建宇请客跟大家庆祝,喝酒到兴致之时,他也说过将来如果当官,他要尽自己的力量去改变现实。“其实,那就是‘吹牛’,大家谁也不会在意的。”赵宇说。

1996年,郭光允因为被认定写了“诽谤省主要领导”的匿名信,被石家庄市劳教委决定予以两年劳教;

  ■村官的生活

沈阳人周伟在上京举报时任沈阳市长慕绥新涉嫌贪腐后第二天被送进劳教所,他在劳教所里待了七百多天,掉了五颗牙齿;

  郁山镇政府是一座四层老楼,洋灰外墙,坑洼不平,一行标语大红消退——“实行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制度是一项长期的制度”。镇政府大楼旁的居民楼上也贴着标语:“严禁溺毙女婴。”

2007年,河南伊川县农民陈超在故意毁坏财物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被判处两年劳教;

  任建宇在镇里的主要工作就是计划生育。每天早晨8点30分,他先要到镇政府签名,随后走下楼前60余级青石台阶,步行大约一里地,前往郁山镇计生服务站,开始一天的工作。

2009年,三个去北京上访的常州市民,因为被认定没有付一元钱的公交车费被常州警方分别处以一年劳教;

  他在一楼的计生大厅办公,负责计划生育的宣传、统计以及计生用品的发放。他的文笔在工作中得到了发挥。除了写报告,他经常会给镇上写一些宣传性的文章,一年在《彭水日报》发表的稿子有40余篇。“稿费就800多元。”他的一位同事说。

2011年9月23日,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在网上转发评论了“一百多条负面信息”,被认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处以两年劳教;

  在同事和朋友眼中,任建宇有着良好的人缘。他喜欢和同事在镇政府大楼旁边篮球场打球,喜欢和同事在饭馆里吃火锅吹牛,喜欢在KTV唱伍佰的歌。他的五位同事后来在接受彭水县公安局的询问时,都给予了他正面的评价。

2012年11月,北理工研究生郭大军的母亲赵梅福来京看望儿子,却被警方遣送劳教一年......

  2010年,任建宇被评为郁山镇的先进个人,并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在那个互联网并不如现在普及,消息来源仍以报纸、电视、广播为主的时期,人们也一次次因这些不公之事而愤怒着。

  不过更多的时候,任建宇还是在计生站打电脑游戏打发时间,晚上再回宿舍睡觉。

愤怒之余,有人继续自己的生活,有的人却铭记于心。

  他住在白马社区一处医院大厅的隔断房里。同事们说那间10平米左右的小房里,一张床,一把椅子,一架小桌子,摆放最多的就是任建宇的书。现在,随着医院的拆迁改造,任建宇的宿舍消失了。

劳教制度被废除背后的曲折

  不过,在这间曾经的小屋里,任建宇的爱情绽放着。女朋友黄英(化名)是他上高中的时候用小纸条从同桌发展而来,现在在重庆江津镇当老师,假期的时候总会坐着长途车到郁山与任建宇共度。黄英与任建宇的许多年轻同事成为了好朋友。同事钱红(化名)说他们很恩爱。

1996年,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宋炉安发表了《劳动教养应予废除》,这是国内第一篇旗帜鲜明的要求废除劳动教养的论文。

  ■无法忍受的现实

2001年,一场关于劳教制度的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召开。这是劳教制度确立46年以来,第一次由法律学者组织的相关讨论会。

  在看上去乐观的生活背后,任建宇也有着另一种心情。

2003年,孙志刚事件引发了全社会对收容遣送的谴责。北大三博士提请全国人大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

  任建宇挂着一个村主任助理的头衔,每个月大量的时间要下乡,但是他并不擅长处理村子里的人际关系。“他特别看不惯村干部各自为政,什么事情都耽 误了。”任建宇的另一名同事周正(化名)说。她还提到,村官考核时,村里的一个人由于跟村干部不和,连带着就给任建宇也打了低分。

一个月后,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将对劳动教养制度进行违宪审查的建议书发到了网上,并在当年11月,寄给全国人大办公室。

  任建宇还要处理村民的上访。他在自己的日志《与魔鬼共舞的日子》里这样写道: “昨天终于见到了我们村那些老上访户……从内心说我是非常反感一些人听风就是雨地跑去下跪请愿的,同时我也为他们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成为别人解决个人恩怨的工具感到悲哀……”

2007年,农民陈超被判处2年劳教后,将洛阳市劳教委告上法庭,认为“自1996年行政处罚法开始实施,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就理应失效”。

  腐败更是他无法理解的。任世六说任建宇总会把上面拨的扶贫款直接发到农民的手中,他也会对父亲抱怨为什么上面发的东西,下面的人总会收不到。

同年12月4日,全国法制日,69名专家学者向全国人大提交公民建议,要求启动对劳动教养制度的违宪审查。

  “其实每个村都是这样复杂,大家都习惯了,只有任建宇特别看不惯,还非要写出来。”他的一位同事说。

从1955年劳教制度在中国出现,到2013年被废除。这58年里,国内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正义的呼吁。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真正的转变在2012年。

  任建宇对钱红说想上她家吃红烧排骨,8月17日,钱红特意烧好了排骨等着任建宇来,但是这天任建宇被彭水县警方传唤到了公安局。

被劳教两年出来的重庆网友方洪,联系了律师浦志强和《南方人物周刊》的主笔何三畏,要起诉重庆劳教委。他说,在劳教所里,就发誓“要把劳教制度给废除”。

  这天下午1点到4点,彭水县公安局的民警在郁山镇计生服务站办公室询问了任建宇。根据当时的询问笔录,任建宇知道警察找他的原因:在8月14日转发了一些不该发的图片。任建宇对警察说:“我没有修改过,我所发的与我在腾讯微博上看见的完全一样。”

胜诉后至2012年12月,浦志强一共为其他六件劳教案打了官司。

  随即,任建宇收到了彭水县公安局下发的《传唤证》,原因是“涉嫌散布谣言”。

后来,似乎是顺理成章,又似乎是来之不易,2013年,施行了58年的劳教制度终于被废除。

  不过18日上午,任建宇回到了郁山镇。“因为他很快就回来了,所以我们也没把它太当回事,认为说清楚了就可以了。”黄英说18日下午任建宇还亲自送她到长途车站。

社会的进步从来不是一蹴而就。一篇文字能讲清楚的历史,却是几十年的坚持和争取。

  但这一天晚上,任建宇又被带走了。这一次,他被带到看守所实施拘留。同一天,彭水县公安局下达了《立案决定书》。“决定书”上任建宇的问题已经从“涉嫌散布谣言”升级到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我们津津乐道的韩国“熔炉法案”,也并不像许多文章说的那样,靠一部电影的力量就能推动。

  “我们最难的日子都熬过去了,终于等到了县里公务员名单公示,但是他却进去了。”周正说。

它的背后,一定有同为了废除“劳教制度”一样奔走呼吁多年的人,有为了推动这部法案而触及既得利益者受到强大压力的人,还有无数和遭受了劳教改造一样、被侵害后站出来的人。

  ■警方的证据

但无论是《熔炉法案》的出台,还是劳教制度的废除,都有一个相同点:那群不断“较真”的民众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正当权利的诉求。

  从2011年8月17日到2011年8月31日,彭水警方一直都在搜集任建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证据。

为权利“较真”的人,是社会的英雄

  “重庆扛起了中国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大旗:唱红歌,大跃进,浮夸风,个人崇拜,蔑视法律。一切都那么像。拿什么拯救你,苦难的公民!”这是2011年5月8日,任建宇在自己的QQ空间上发布的言论,它成了警方收集的证据之一。

有个成语,叫“以和为贵”,这个成语在中国人情社会中得到了很好的发扬光大,还延伸出“私了”这个极具特色的解决方式。

  在2011年8月31日的讯问笔录中,任建宇是这样解释这句话的:“我在基层工作,我很清楚,政府所说的‘万元增收’等政绩是乱说的,是浮夸风,唱红歌浪费大量的钱,人民根本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惠……我对重庆政府这些行为非常反感。”

遇到矛盾纠纷,我们喜欢私了,因为相比起法律维权方式的“较真”,私了来的快,收益高,最重要的是不伤和气。毕竟谁愿意没事找事呢!

  在警方对任建宇一案所搜集的100多条信息中,这种评论政治和时事的帖子以及言论占据了大部分。

于是,一些在我们看来过于“较真”的人成了另类。

  警方搜集的证据中还包括了一件印有“不自由,勿(毋)宁死”的T恤衫。任建宇也在QQ空间里写道:“已制作印有‘不自由,勿(毋)宁死’的T恤,准备某天招摇过市。”

今年8月,开学上大一的河北女生李颖因为在乘坐K1301次列车上闻到了刺鼻烟味,而起诉了哈尔滨铁路局。该案可称之为“中国公共场所无烟诉讼第一案”。

  其实,那件T恤钱红也见过,在她的家里,大家聚会吃饭打麻将的时候。她也感到好奇,但仅仅是对这样一件有“个性”的文化衫而已。

但因为她的这次起诉,以后每个人乘坐普通列车,可能都不用吸“二手烟”了。

  ■“我认为是法律对我不公正”

绿城纵火案后,林爸爸质询小区的消防设备、质询保安、质询消防员、质询每个出现纰漏的时刻。不仅为妻儿谋求公道,更为下一个悲剧的发生减小概率。

  2011年9月21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给重庆市公安局下发了《不批准逮捕案件理由说明书》,该“说明书”中提到任建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由于犯罪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决定不批准逮捕任建宇。

但因为他的穷追不舍,全国多家小区物业对楼里的灭火器进行了更换,定期检查消防设备。

  9月23日,彭水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对任建宇进行了聆询。根据当天的《聆询笔录》,面对劳教委人员提出的“拟对你劳动教养一年”,任建宇只是说 “我只希望你们对我从轻处罚。”

山东一对夫妻给女儿取了个非常诗意的名字,但是当地派出所不给上户口,于是孩子父亲为了维护取名的自由和权利,把派出所告上了法院,还把最高法院给惊动了。

  这一天,重庆市劳教委下发了《劳动教养决定书》,将任建宇的劳动教养时间定为两年,但没有说明原因。据徐利平律师说,任建宇对他们说,如果他知道劳教期限是两年的话,他肯定会申请聆询,或者委托代理人提供法律帮助。

虽然最后最高院判了败诉,但至少大家以后改名、取名,明白了哪些名字能取,哪些不能取。

  2012年8月17日,任建宇在接受彭水县公安局两名民警询问的时候说:“……但没想到会受到这么重的处理,这一点我认为是法律对我的不公正,我当时还写了悔过书,但没什么作用,还是被处劳教两年。”

社会制度的完善,需要通过案例和程序来推进。在现有的框架下,不是仅凭三天里迅速发酵的舆论完善,不是凭借转发几条微博、分享几条朋友圈来推进,更不是靠“事不关己”的态度。

  任建宇对任世六也说:“爸,我不服的这个问题就是‘两年’……我这个事不是丢人的事。”

奶粉不安全,去海淘;疫苗不安全,去香港注射;学校不安全,移民海外;北京务工人员被清退,我不在北京;幼教虐童,我不打算生孩子……

  ■要儿子清白地出来

我们的聪明才智,全都用在为自己获取最佳利益上,却从来没有想过改变规则、优化制度,让所有人获益。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重庆大学生村官发帖被劳教1年多后获释

关键词:

上一篇:辽一重点民生工程历时8月盖章133个仍未完成—资

下一篇:没有了